您当前所在位置: www.301.net > 教职工学习网 > 美文共赏

到底为书流过泪

来自:宣传教育处   发布时间: 2015年12月09日 点击:

  文/燕子坞主人

  

  曾几何时,读书已是“此情可待成追忆”的事。不是不读,而是没了读的情怀。一种常态是“买书如山倒,读书如抽丝”,在书店看着喜欢,买回家就是摆设。都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,其实爱书人的书架上,也永远少一本书——买的是一种感觉,读与不读,已是不相干的事。

  

  曾经酒肉淋漓夜读《水浒》的岁月,曾经躲在被窝照手电筒读金庸的青春,都被手边或大或小的屏幕,剥离成发黄的记忆。每天随着屏幕上的小块文字,嬉笑怒骂,却再也听不到伊里亚特的战歌,再也走不完堂吉?诃德的旅程,再也不能陪着汤姆?索亚,穿过长长的密西西比河……

  

  又或许,再也不能为一本书,流下泪来。

  

  曾有“两本半”的书,让我泪洒衣襟。第一本竟是《神雕侠侣》。小学三年级时读到绝情谷一段,哭得跟泪人一般。小龙女假意不认杨过,杨过不明就里,肝肠寸断,如痴如狂。我在心里一遍遍地替他喊:“姑姑,你为什么不要过儿啦?”当时眼泪就顺着脸颊滴在书上。那时,金庸是爸妈眼里的禁书。我的办法是偷偷藏在衣服里,哄他们说是到公厕上大号(那时的人家还都没有抽水马桶)。那时一次大号能蹲上一小时,凉了屁股,蹲麻了腿,臭气熏天里却甘之如饴。

  

  第二本是余华的《活着》,如果说哭“神雕”是场阵雨,那哭《活着》就是整个雨季。很长一段时间,对于有勇气拿起这本书的人,我一律建议准备一到两包纸巾,我甚至断言如果中国有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那一定是写了《活着》的余华。这股子热情多年后才渐趋沉着,开始思考:反复上演的死亡游戏背后的空洞与乏味。

  

  至于那半本,是我一直没读完的《呼啸山庄》,凯瑟琳?恩萧一死我就放弃了——书的灵魂已随她而去!那时我正身陷于一段痛苦的感情,也如希刺克厉夫一样孤僻而且桀骜不驯,晚上身心俱疲地躲在被窝,读到凯瑟琳与内莉的那场对话,眼泪默默地流个不停,梦里我一会儿是凯瑟琳,一会儿是希刺克厉夫,醒来被头湿了一片。“我对林敦的爱像是树林中的叶子:我很清楚时光会将它改变,就像冬天将改变森林一样。我对希刺克厉夫的爱恰如脚下永恒的磐石:虽然看起来它没有给你多少欢乐,可是这点欢乐却是必不可少的。”相信如果希刺克厉夫能够听到这些,在没有凯瑟琳的岁月里他或许会过得快乐些。

  

  大家固然不会抱着本《新华字典》或康德的《批判性批判》唏嘘落泪,就是小说散文这样的感性文字,成为催泪弹的概率也少得可怜。既要编辑的妙笔生花,更要有读者的心有灵犀,书的价值实现,离不开两者的通力合作。作家心目中的完美读者,应该要具备理想的年龄、学识、感悟力、社会经验等等,也不能忽视阅读时的心理和环境因素,甚至天气季节的影响(此《幽梦影》所谓:读经宜冬,其神专也;读史宜夏,其时久也;读诸子宜秋,其致别也;读诸集宜春,其机畅也)。如此说来,人一生要为书洒上几滴泪,也是风云际会,可遇不可求的事。

  

  追忆当年,孤灯只影,捧书夜读,任由心灵最柔软处被锋利的文字深深触痛……这样的场景那么幸福又那么遥远,多年后翻到书页上的点点泪痕竟也是三分凄美七分满足。

  

  张爱玲曾说:“大家这一代人是幸运的,到底还能读懂《红楼梦》。”听起来好像甲骨文专家的沾沾自喜。仔细想来,大家这一代人也是幸运的,到底还曾为书流过眼泪。

  

  (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阅读改变生活”,版权归原编辑所有。)

编辑:张丽萍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版权所有:www.301.net??法律顾问单位:山东保君律师事务所 ??邮编:250200

学院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经十东路2号??建设维护:宣传教育处??鲁ICP备05042411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|澳门新萄京app|澳门新萄京59533com|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|澳门新萄京手机版网址|澳门新萄京客户端下载|奥门新萄京8455|奥门新萄京 奥门第一电子游戏|奥门新萄京83855com|奥门新萄京8522|澳门新萄京8522|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|新萄京棋牌手机版2016|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|新萄京棋牌app|新萄京棋牌手下载2016|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|新萄京棋牌手机下载|奥门新萄京|澳门新萄京欢迎你|澳门新萄京5566com|新萄京棋牌手机版|澳门新萄京9820
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